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再使風俗淳”的時代終將到來

信息來源:社會科學報     發布日期:2019-10-11    【字體:

  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再使風俗淳”的時代終將到來 

  一直以來,信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也是中國人安身立命的基本規范和行為準則。翻開史書典籍,孔子說,“人而無信,不知其可”;《說文解字》認為“人言為信”;宋代程頤認為:“以實之謂信。”可以說,信不僅要求人們說話誠實可靠,而且要求做事也要真實。而在文化傳統中,信的基本內涵也是信守諾言、言行一致。也正是在這種文化傳統的滋養和潤浸下,才形成了“掛印封金”、“一諾千金”、“季扎掛劍”等流傳許久的故事。

 

  但也必須看到,我們的傳統其實更偏向于強調“信”是內生于道德的自省機制,主要依靠個人的自我修養和部分宗族鄉紳的口碑約束。這種傳統在農耕社會下具有較強的生命力,但是在越來越多的國人默認“經濟人假設”的社會文化下,在一浪高過一浪的拜金思潮的沖擊下,卻千瘡百孔。可以說,這是劇烈的轉變,是由基于道德自省機制的信文化向建立社會信用體系的轉變。 

 

  這是關鍵的一躍。我們正處于這關鍵一躍的過程中。新的信用體制已經在萌芽,并快速成長。以《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2014-2020年)》和《關于建立完善守信聯合激勵和失信聯合懲戒制度加快推進社會誠信建設的指導意見》等文件正式發布為標志,我國社會信用體系建設頂層設計基本完成。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范疇涵蓋政務誠信、商務誠信、社會誠信和司法公信等四大領域。在組織機制上,國務院在2007年就成立了社會信用體系建設部際聯席會議。2012年,部際聯席會議進行調整,由國家發改委、中國人民銀行牽頭,成員單位達40余家。

 

  從2014年開始,“社會信用體系”連續六年出現在政府工作報告中,“社會信用體系”成為了標準用語。從2013年推動誠信體系建設,到2015年的加快社會信用體系建設,2016年的完善社會信用體系,2017年加快社會信用體系建設,2018年加強社會信用體系建設,2019年健全社會信用體系。推動—加快—完善—加強—健全,措辭一步緊似一步,反映了我國社會信用體系建設逐步深入,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已經迎來了全面提升、大力推動的階段。

 

  在大數據時代,社會信用體系的基礎設施也在不斷完善。截至2018年3月底,全國法人和非法人組織存量代碼轉換率為99.8%,存量證照換發率82%;個體工商戶存量換碼率95%,為社會信用信息歸集共享奠定了重要基礎。

  同時,社會信用體系的獎懲機制和邊界也在根據案例被不斷明晰和界定,初步建立起“發起-響應-反饋-修正”機制。根據國家發改委近日公布的信息,截至2019年3月底,全國法院累計發布失信被執行人名單1349萬人次,累計限制購買飛機票2047萬人次,限制購買動車高鐵票571萬人次,390萬失信被執行人懾于信用懲戒主動履行法律義務。

 

  當然,我國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取得了重要進展,但只是在部分領域形成了初步氛圍,全社會領域內誠信為本、失信必罰的體系還遠未形成,信用體系條塊分割、法律法規不健全等問題還阻礙著信用體系的發展。目前除中國人民銀行征信中心的“全國統一的企業和個人征信系統”已覆蓋所有企業和個人的信貸信息外,其他行業的信用信息都被條塊明確分割,信用數據檔案相互封鎖,導致信用體系壁壘多、標準不統一、信息共享難,最終導致社會信用體系的服務效率低下。在社會信用體系的法律法規方面,除上海、深圳、北京等地先后出臺了有關信用管理的地方性法規外,目前還沒有一部全國性的信用管理法律法規,《刑法》《民法適則》《合同法》《證券法》《保險法》和《消費者權益保護法》零散地涉及到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部分立法,但由于過于分散、缺乏深度,不足以對社會或企業的各類失信行為形成強有力的法律約束。

 

  不過,社會信用體系的建設理念畢竟已經生根發芽,而新時代也在期待誠信為本的文化傳統再次復歸。相信隨著我國社會信用體系的日趨完善,社會信用將成為“經濟人”進行資源配置的主要標準,到那時,“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的日子也將不遠了。

北京pk10牛牛官方开奖